中国建材报:宋志平:国企民企一家亲-中国建材集团有限公司

无极4

当前位置:无极4 > 无极4 > 媒体报道 > 中国建材报:宋志平:国企民企一家亲

媒体报道

中国建材报:宋志平:国企民企一家亲

来源:CNBM发布时间:

无极4       8月17日,2019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第十五届夏季高峰会在天津开幕,会议主题为“协同、融合、共赢”。全国政协副主席、全国工商联主席高云龙,天津市委副书记、市长张国清,国务院国资委秘书长彭华岗,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轮值主席胡葆森、理事长陈东升,联想控股董事长柳传志等企业家代表出席开幕式。中国建材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宋志平应邀出席论坛并作主题演讲。

        宋志平还参加了主题为“全球化新时期的自主创新和国际开放”的焦点论坛, TCL创始人、董事长李东生,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主席田源,IBM大中华区董事长陈黎明,霍尼韦尔中国总裁余锋一同参加,高风咨询公司创始人CEO谢祖墀主持。

       论坛期间,宋志平还接受了新浪财经的专访,就当前经济形势下,企业要坚持改革开放、创新转型、实现高质量发展等观点进行了分享。

以下为演讲实录和精彩问答:

国企民企一家亲

中国建材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宋志平


       大家好!今天特别高兴来到亚布力夏季天津论坛,就今天的会议主题和大家一起进行交流,我讲以下三个观点。

一、国企和民企的融合非常重要

       刚才国务院国资委彭华岗秘书长讲了两件事情,这两件事情都很重要。其中一件是今年2月国务院国资委领导带领我们6位央企领导人出席了在亚布力的论坛。这次的夏季论坛彭华岗秘书长也亲自出席。过去亚布力论坛是以民营企业家为主的论坛,但现在亚布力论坛敞开了胸怀,有更多央企一起来交流,这就是我们今天的主题“协同、融合、共赢”。

        天津也是一样,也是在协同、在融合,大家无论是民企还是国企,我们一起来到天津,为天津的发展贡献力量。国务院国资委也是协同、融合的。刚才彭华岗秘书长讲的第二件事,最近国务院国资委来了两位嘉宾,一位是马云,一位是马化腾,他们到国务院国资委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大家看看,国务院国资委领导还有央企代表到了亚布力,同时亚布力的企业领袖成员到了国务院国资委,这不就是我们今天“协同、融合、共赢”的时代吗?

       中国的经济是融合的经济,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是融合的关系。因为我国的基本经济制度是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共同发展,是两个“毫不动摇”。大家知道,国有企业其中一项重要功能就是公益和保障,为整个社会经济搭台。在充分竞争领域里,国有企业采取的方式是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就是和民营企业,和大家一起混合的方式。在公益和保障事业里,国有企业会无条件地来承担这些国家责任、政治责任。国有企业还有一项重要功能就是支持民营企业的发展,而且现在事实也是如此。国有企业更多的是去搞基础设施、基础原燃材料,民营企业更多的是在充分竞争领域里,彼此优势互补、相得益彰,其实合作是挺好的。

       还有一个,国有企业改革在市场化,民营企业在上市公众化,我们殊途同归,大家紧密结合在一起。我们党和政府推出了混合所有制,是个融合经济,这是一件非常大的事情。昨天晚上,天津市领导与我们企业家交谈时讲到,“搞混合所有制这件事天津认准了,我们要干到底。”我听了以后非常激动,留下了深刻印象,晚上回到房间还在想这句话。大家知道,中国建材和我过去做的国药集团是做混合所有制的,十几年前就开始在做。十几年前,中国建材营业收入20亿元,去年做到3500亿元,排在世界500强第203位。国药做混合所有制,2008年营业收入360亿元,去年发展到4000亿元,排在世界500强第169位。过去这两家企业在国资委央企里都是规模很小,名不经传,但今天在国务院国资委央企的排列里都居中偏上,成为国务院国资委重要的企业。 

       这是什么原因?就是源于混合所有制。和谁混合?就是和在座的民营企业混合。今天复星集团董事长郭广昌先生也来了,我就想到了10年前我俩在豫园进行交谈的情景,大家知道,那个时候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打交道、搞混合所有制压力是很大的,但是我们还是下定决心一起合作,之后国药控股在香港上市。昨天广昌回忆说,那个时候我们收入只有80亿元,去年做到了4000亿。当时按国药51%、复星49%这样一个比例建立“阁楼公司”,之后拿去上市的,把国企的优势和民企的优势结合在一起。“央企的实力+民企的活力=企业的竞争力”,就是这个公式指导中国建材和国药集团两家企业实现从小到大、从弱到强,成为世界500强。

        在西方欧洲国家经济发展过程中,他们不仅搞过国有化运动,也搞过私有化运动。当他们认为国有化好时,就搞国有化运动;当他们认为国有企业遇到问题时,就搞私有化运动。我们中国人懂得辩证思维和哲学思维,能够把两个看似不同的东西融合在一起。我们有阴阳,有太极,把“黑鱼”和“白鱼”有机地画在一起成为太极图,这是我们古老的智慧。

        今天我们讲协同、融合,实际上它并不仅是一种方式,而是一种观念、一种智慧,深层次表达了中华民族最高的境界,就是要融合、协同,不仅要自己做好,还要大家都做好。国企和民企这些年的发展就体现了这一点,我常讲,“混合所有制是个好东西”,中国建材、国药集团的发展都是靠混合所有制的。天津市现在选择混合所有制作为国企发展的突破口是对的,要坚定不移走下去。

二、国企和民企要互相学习

无极4         国企要学习民企的市场化精神、企业家精神,学习民企天然的市场化机制。尤其是机制,民企有天然的所有者,机制要比国企好。国企的所有者是代理人制度,有时候会出现所有者不到位的问题。现在国企全力以赴进行机制改革,机制革命是推开国企改革的最后一扇门。无论在体制方面,还是在制度方面,国企经过40年的改革,今天的国有企业已经成为市场的竞争主体,但是国企的内部机制还只是半市场化机制,远远没有到位。所以我们要学习民营企业,要把民营企业市场化的机制引入国有企业。我们要推动员工持股,推动经理层持股计划,推动科技分红和超额利润分红权。我们要向华为学习,也要向古老的清朝晋商学习。晋商是把最后所得的财富给东家一份,给掌柜和账房先生一份,给伙计们一份,这就是机制。而国企今天缺少的正是这个机制,相信只要把机制这课补上,我们国企也能够做好。

       国企通过搞混合所有制引入良好的市场化制度,再通过机制革命引入民企的市场化机制,国企还是很有前途的。我总讲“此国企非彼国企”,我们讲的国企绝对不是过去那种纯而又纯的国企,中国建材整个资本项下国有资本只占25%,社会资本占75%;国药集团国有资本只占40%,社会资本占60%。央企资产的70%都在上市公司混合所有制里,今天中国的国企实际上是改革了的国企,是上市化了的国企,是混合化了的国企,早已不是40年前的国企,更不是美国人想象的那种靠垄断、靠补贴生存的国企。

       民企要向国企学些什么?是不是民企就没有向国企学的?我觉得也有。记得马云在亚布力讲过一段话,他说我们也要看到国企的长处。今年5月11日我出任中国上市公司协会的会长,上市公司里三分之二是民企,三分之一是国企。最近一段时间,我接触了不少民企,和民企的董事长尤其是过去一年多遇到问题的董事长进行了深入交谈,我感到民企也有向国企学习的地方,可以吸取国企的一些经验和教训,比如国企的战略思维、规范化管控、国际化经验等等,都值得民企进行研究。比如在主业管控方面,央企有一道死命令,就是企业的主业仅限于三个,不得超过。当时我们也是想不通,认为面对这么多机遇只让做三个主业,捆住了我们的手脚。但现在回过头来看,恰恰是因为突出主业,我们国企才有了今天。如果100家企业都满山遍地去发展各种业务,我们今天肯定要失败。而过去这段时间,一些民企在做业务的时候就脱离了主业,脱离了核心业务,盲目地扩张。

       我们爬上一座山峰需要10天,而从山峰掉下来只需要10秒钟。有的上市公司董事长说,“宋总,我正在经历这10秒钟”。国企和民企就要互相学习。国企为什么会这么做?因为过去也曾有过盲目扩张,吃过不少苦头,这是教训。过去三年,国企都在瘦身健体,销掉14000家企业,中国建材销掉470家企业。国企的经验和教训弥足珍贵,也值得民营企业来学习。我们的协同和融合不仅包括经验方面的相互学习,也包括教训上的互相借鉴,这些应该是中国经济、中国企业大家共同的宝贵财富。

三、用国民共进抵御环境带来的压力

       现在我们的经济面临严峻的形势,一是下行压力加大,二是中美贸易摩擦加剧,在这样的一个时刻,我们应该是国民共进,国企和民企大家联合起来互相协同、融合、共赢,来抵御环境带给我们的压力。在此,我也想喊出一句口号,“国企民企一家亲,试看天下谁能敌!”

【焦点论坛】精彩问答

       谢祖墀:我想首先请教宋董事长,从一个国有企业的角度来看,对于自主创新,究竟国企在这里面能扮演的角色是什么?国企跟民企甚至跟外企有什么合作的可能性?

       宋志平:您刚才讲的是两个角度,一个是国际化,一个是技术创新。这两者之间其实也是有联系的,中国建材是一家央企,我刚才和大家讲到是一家很特别的央企,我讲到了混合所有制。同时这家央企在技术创新能力上也比较强,我们有26个国家级科研院所,有3.8万名科学家,去年保有1.1万个专利,在国资委排在第24位,作为一家建材企业已经挺靠前了。

        现在这样的情况下,中国建材面临两个问题。一个是在国际化的问题上,一方面中国建材输出不少技术,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建了400多条大型生产线,其实都是中国建材这些年的技术。不只是非洲发展中国家在用,关键是跨国公司也在用中国建材相应的技术和装备,也就是说在建材领域里,我们在全球并不输给发达国家。

       另一方面,从国际化这方面来讲,我也希望能够开放地去做。比如中国建材在整个国际的总承包过程中,也是进行全球采购,像美国、德国、日本等国的公司,我们也会向他们采购一些设备,这样在全球提高我们产品的性价比。在这方面,我们也不能关起门来,有人想要搞两个体系,美国一个体系、中国一个体系,我觉得这是不可取的。从中国建材的实践中,我们认识到必须进一步开放,联合开发第三方,比如可以和美国、欧洲、日本等地的公司进行联合开发,互相给机会,这是我们现在能做到的。

       这段时间,我安排出国公务比较多,去美国、以色列、日本等国了解创新,下月初计划去北欧。大家可能觉得现在中美贸易摩擦严峻,国外贸易保护主义、民粹主义这么严重的时候,宋总怎么跑得更加勤快了呢?我觉得这恰恰是我们应该做的。在这个时刻,就像刚才柳传志先生讲的我们不能糊涂,不能关起门来自己去搞,还是要注重国际融合,从国际视角上来进行技术要素的组织。

       第二个就是关于我们自己。这次中美贸易摩擦是件坏事情,其实也是一件好事情,为什么?因为它在背后猛击了我们一掌,加快了我们自主创新的进程。像中国建材现在加快国际一流实验室建设的步伐。过去我们建工厂比较多,工人也比较多,但重视研发相对少。现在我们重新布局,在研发方面加大力度,更多的投资要投向实验室。我们建了3所很大的新材料实验室,这是以前我们没有想过的,因为觉得技术来源比较容易,现在这个来源已经变得不容易。

       我们一方面还是希望在国际上有一些技术来源,另一方面也在加快自主创新。经过40年的改革开放,我们现在已不是最初的水平,已经具备一定的基础。我们搞自主创新、集成创新也都有条件了,只不过以前我们可能把更多的资金用于发展规模、速度等方面,而今天我们要把更多的资金用于研发和自主创新,企业必须要进行这样的转型,这是我们正在做的事情。

       谢祖墀:结合本次论坛主题,我想请大家再补充一下。

       宋志平:我想结合李东生先生刚才的话讲,美国人的这套做法违反了逻辑,我昨天和柳总也在讲,因为技术是随着时间发展的,技术是一个商品,技术还不是黄金,把它藏起来就行了,因为技术如果今天不卖的话,明天新的技术又来了,今天的技术可能就变得一文不值。过去这些年的分工,其实在美国、西方等发达国家,高科技一直是它们赚钱的工具,我们主要是在中低端做,是这样的分工。如果美国现在把这个技术封锁起来,逼迫我们,我们就要迈向中高端,我们要搞技术,打破过去的分工。对美国、欧洲来讲,这并不是明智的做法。过去几年,中国建材在欧洲收购了一些高科技公司,当时这些高科技公司遇到了困难,我们把他们收购了,在收购过程中也遇到过审查,就是高科技公司要不要卖给中国。我说这些高科技公司都不赚钱、都活不下去了,如果这些公司一点科技都没有,我们也不会去收购,但是如果说这些公司特别厉害,那为什么做不下去呢?中国建材收购三家科技公司后,现在这三家公司运营得都非常好。刚才东生讲,科技是一个商品,它符合商品的一般性特征,中国有14亿人的大市场,美国、欧洲的技术不卖给我们,自己收藏起来也不符合逻辑。刚才东生讲的这种情况能不能持续,我不认为能持续,我们也用不着做一种脱钩的打算,如果脱钩,他们的科技公司自己也做不下去,因为是靠卖技术生存的,如果不卖技术了凭什么生存?我的问题就这些。

(全文下载)

媒体报道链接: